自我认知,认知世界


 
        大约在25岁之前,我是一个很“文艺”的人,文字里充满了青春的惆怅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迷茫,也是“以自我为中心”的人,容易被情绪牵动,自认为感性,总是宣扬要“做自己”,却也慢慢发觉其实自己并不知道“做自己”为何物,年龄逐渐增长,焦虑竟也跟着增长。
        等到后来,兴趣逐渐由感性转到理性认知,读书的重心由文学类转到哲学、历史、逻辑学,当然少不了自身专业(法学),由原先只会感慨风尘转到探寻事物的原因。慢慢地,习得些许让自己“平静”的方法,戾气也被一点一点的剥离。
        现在想想走过的这条路,只会感性到理性感性并存,这可能是“人”成长认知的过程,只不过我脚步比别人慢了些。
        我们常常讲究“难得糊涂”,糊涂分两种,一种是真糊涂,什么都不懂,被很多负面因素困扰,却也不去探究解决,只能一边被折磨一边自我安慰“难得糊涂”。另一种是在探索得知事物真相后,内心很充实平静的糊涂,这便很难得。当然还有揣着明白装糊涂的,在此不细说。
        生而为人,着实有太多困扰,也正是由于这些困扰,不断激发着我们怀揣好奇心、好胜心去质疑、去寻找答案,也唯有独立开放之品格,才能担得起个人的探索之路。
        愿你可以“做自己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