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代军神重回都市,潜伏夜店只为保护她......

为兄弟,他两肋插刀,为女人,他怒为红颜,为国家,他誓死如归。 一代军刀重归都市,凭着一双铁拳再战天下,一声怒喝,世界皆震,且看军中王者洛天如何携美俯众生,霸氣凌天下。

 

第1章应聘

“就是这裡麽?”

群英夜总会門口,洛天手裡拿着一张简历,轻轻皱眉,神色有些复杂。

群英夜总会是東昌市南街区很有名的一家夜总会,裡面声音震耳欲聋,重金属音樂和裡面喧嚣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。

洛天原本效力于国家一個神秘的军事部門,代号龍魂,他是龍魂的老大,内部人称逍遥王。

他手下有一個代号爲青龍兄弟,原名叫裴元庆,在月前执行任务的時候,爲了保护洛天,重伤而死。

临死前,青龍希望洛天能保护他唯一的姐姐。

洛天用了一個月的時间,在東昌南街区,才打探到青龍的姐姐裴容竟然在这群英夜总会工作,也难怪洛天会皱眉。

摇了摇头,洛天走进夜总会,径直穿过嘈杂不堪如同群魔乱舞的一楼大厅,洛天扫视了一下,然後直接就往二楼而去。

“站住,找谁?”

洛天刚抬脚,这時一個声音传來,一個身穿西裝约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,一脸警惕的望着洛天。

“兄弟别紧张,呐!”

早已恢复了心境的洛天咧嘴一笑,扬了扬手中的简历:“!我是來应聘的”

“紧张?嗤!”

西裝男子鼻子裡轻哼了一下,毫不掩饰对洛天的鄙视,他可是这保安经理,功夫不弱,退役的军人,不知道打跑了多少闹事的家伙,看着洛天那其貌不扬,甚至有些削瘦的身材,不由的撇撇嘴。

不过看到洛天手中的简历,这個西裝男人还是决定带洛天上去,毕竟最近夜总会急缺人手,这是容姐负责的场子,他不敢违背。

洛天跟随此人來到楼上,很快的就被二楼走廊上的喧哗惊动。

“有情况!”

这個西裝男子脸色一变,丢下洛天就跑了过去。

洛天眉毛微微一皱,想了想,也跟着走了过去。

“南少,对不起,请放过我吧,那樣我会死的。”

夜总会包厢外,一個女孩哭的梨花带雨,衣衫有些不整,暴露的皮肤上,青一块紫一块的,在她的身边,还有一個身穿旗袍的女子。

淡淡的眼影,波浪披肩,鹅蛋形的美艳俏脸上白璧无瑕,两弯新月柳眉之下那双杏眼妩媚而性感,鼻子细细高高的,一件高开衩旗袍下雪白的大腿。

妖而不娆,雅而不俗。

“是她麽?”

跟随而來的洛天,看到这個女人不由的有些呆了,說实话,洛天见过不少的绝色女人,能够比得上眼前此女的太少了。

更重要的是,这個女人的長相,和自己死去的兄弟青龍有几分相似。

“南少你喝多了,这裡有规定,不得强迫她們,请回去吧,今天的账免单!”

旗袍女子开口說话了,陪着笑脸,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,不过看的出來,这個女人对眼前所谓的南少有些忌惮。

“喝多,免单?哈哈哈,容姐,你以爲我南少缺那点钱麽,今天就让这個女人陪我了,她不陪也行,不过你要陪,二选一,怎麽樣?”

这個南少原名南春华,人模狗樣,头發後背,油光锃光,像是被狗添过一般,此刻,不怀好意思的盯着眼前这個称爲容姐的女人哈哈大笑道。

“南少,你不要过分,这是谁的场子你应该清楚,要不要让三哥过來和你解释?”

旗袍女子的神色阴沉下來,冰冷的說道。

“黄三?你他妈的少拿黄三吓唬我,就是他在,也要给我南春华几分面子,你这個臭女人,不过是爬了黄三几次床罢了,算什麽東西?告诉你,惹火我,我让你混得連南街区最下贱的夜莺都不如!”

这個南春华厉声道。

“你这個人渣!”

旗袍女子,也就是容姐,神色尴尬羞恼,脸色涨红,身体微微颤抖,她是凭自己的本事,來管理夜总会的,从來没有出买过自己的身体,却是被眼前的这個男人說的如此肮脏不堪。

而且,她容姐在地下夜场也是很有名的,如今当着这麽多人的面受到羞辱,自然不会甘心。

“贱女人,敢骂我,你找死!”

南春华脸色猛地一沉,一巴掌对着容姐就扇了过來。

“南少,不要!”那個西裝男子是这裡的保安经理,受顾于容姐,如今看到容姐要吃亏,硬着头皮站了出來,不是制止,而是请求。

“滚你妈的,再敢拦連你一块打!”这個南春华一脚把这個西裝男子踹开,同時,对着容姐狠狠的扇了过來。

容姐闭上了眼睛,准备迎接那更加羞辱的時刻到來,只不过,这一巴掌并没有落下來,却是传來一声杀猪般的叫道。

容姐睁开了眼睛,看到一個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,而南春华的那只手却是落在他的手掌中。

“小子,你放开我,你是谁,敢惹我,我让你分分钟在東昌消失你信不信?”

南春华只感覺自己的手被一双铁箍紧紧的箍住,动弹不得,連骨头都要断了,而他更惧对方的眼神,那双眼睛冷漠,无比,充满了杀机,让他心裡害怕无比,色厉内荏的說道。

第2章惩恶少

这只大手的主人自然是洛天,看到这個混账東西竟然在欺负自己兄弟的姐姐,放在以前,他会一拳打爆他的脑袋,現在却是淡淡的說道:“我是新來的保安!”

“容姐,这是我的简历!”洛天突然咧嘴笑道,一只手把建立递向容姐:“您看一下。”

“不用看了,允许了!”

容姐也是一個干脆的女人,直接說道。

“小子,听到没有,以後我负责群英夜总会的安保,再敢來这裡闹事,我废了你!”

洛天冷哼一声,一击鞭腿甩了出去,直接把南春华给踢的在地板上滑行了三四米。

“南少,怎麽回事?”

这時,从楼梯口闻讯跑上來两個保镖,其中一人失声問道。

“你妈的,你說怎麽回事,给我杀了他,一切我负责!”

南春华氣的肺都快炸了。

他麽的,搞了半天不过是個小保安罢了,不知道的还以爲是東昌市長呢,居然敢对他动手,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!

其实这两個保镖是在楼下喝茶,听到动静才赶了过來,正好看到他們的主子在地上滑行到他們脚下,还没有弄清楚什麽情况,就遭來一顿恶骂,心裡也是憋屈的狠,不过雇主的话,不能不听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他們还是懂的,于是两人一左一右对着洛天扑了过去。

“啪!啪!”

洛天抬手就是两巴掌,像是拍苍蝇一般,声音在走廊裡回荡,南少脸上那毒辣的狠笑还没有消失,还等着看洛天被打残呢,,却是看到自己的两個保镖向着自己飞了过來,直接压在了自己的身上,压的他直翻白眼,差点背过氣去。

洛天扬着巴掌,很风骚的走了过來:“?!怎麽还打不打不打就滚,下次再敢來闹事,打断你們的腿”

“你!”南少氣的直翻白眼,指着洛天的手都在哆嗦。

“滚!”洛天的脸色猛地一沉。

南少的腿猛地一哆嗦,脸的被吓白了,但他很快就反应过來,正要怒骂。

就在这時,两個保镖連忙凑到他耳边說了几句。

南少脸色一阵变幻,然後怨毒地看了洛天一眼!”好,小子,你给我等着!”

說着,南少被两個保镖搀扶着,灰溜溜的离开了这裡。

没有想像中的鲜花和掌声,洛天摸了摸鼻子,本來还想做一個向大家挥手致意的动作,看到众人的目光中既有敬佩又有同情的眼神,洛天似乎明白了什麽,因爲他惹了不该惹的人。

“好了,都散了吧,回去做事!”

这時候,容姐發话了,众人见没有熱闹看,也就散了。

转过身來,容姐有些忧郁的眼神望向身高足有一米八的青年,感激道:“小兄弟,謝謝你,这次麻烦大了”

“没有关系,容姐,您不是答应让我做这裡的保安了麽,那麽您的事就是我的事,任何人欺负你都不行!我是說的任何人!”洛天咧嘴一笑随意的說道,一双眼睛坚定无比,淡淡的狠厉一闪而过。

“你 - ”

容姐微微一怔,多少年了,她的心第一次出現涟漪。

“容姐,不好了,201房间一個小姑娘喝多了,吵着要 - 男人陪她!”

这時,两個服务生模樣的人跑了过來,尴尬地对视了一眼,其中一人向容姐汇報道。

“容姐,要不要我們去 - ”另外一個有些猥琐请求道,因爲那個房间的小姑娘長的极漂亮可爱,身材一流,既然人家有要求,干嘛不满足呢,对不对?

“住口,我們是正经夜总会会,收起你的花花肠肠子,走,过去看看!”

容姐没有等这個服务生說完,就厉声打断了他,然後带头走去,而洛天也自然跟上。

?!“本小姐要男人,给我來上一打快点,哈哈,王八蛋,王天华,本小姐死也不嫁给你,你这個狗東西,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麽货色呕 - ”

房间裡,一個身着短裙,上衣穿着一個齐腰半截小可爱的漂亮女孩,脸像小卡通美女一樣可爱,红彤彤的,打着酒嗝,对几個劝說的服务生又抓又挠,其中一個胳膊还被她抓伤了。

“容姐,实在不行,我們帮她一下吧,找几個年轻力壮的服务生,也许我們以後的业务还会拓展 - ”一個经理模樣的家伙凑到容姐面前猥琐的說道。

“放屁,她只是喝醉了,还只是小姑娘而已,是個良家!”容姐看人极毒辣,一眼看出这個小女孩不是出來买的那种。

以“是!”那個经理顿時唯喏後退了一步。

也难怪那個经理想满足这個女孩,說实话这個女孩長的确实漂亮,可谓是巨,乳,童颜,身体扭动间,春光似瘾若現更是激起男人的原始本质,如果不是容姐平時管理严格,估计这几個服务生就满足这個小丫头的要求了。

容姐有点束手无策,她还从來没有遇过到这种另类的女孩,又撕又打,像只小老虎,竟然还口口声声要男人,这不是胡闹嗎?

而且从这個女孩的穿着來看,一身还都是名牌,那一身衣服好几萬,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孩能穿的起的,連自己都不舍得穿。

“容姐,交给我吧!”看到容姐迟疑的神色,洛天嘿嘿一笑,搓了一下手說道。

“你?我告诉你,可不能乱來啊,这個女孩來历不明,不过肯定不简单,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,你惹不起!”容姐看着洛天那笑眯眯的模樣,郑重的警告他。

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!”洛天笑道。

“那好吧!”容姐狐疑的看了一眼洛天,经过刚才那件事,她对洛天有种莫名的信任感,覺得这小子应该不是那种色胆包天的人渣。

洛天挥了挥手,让所有的人都出去了,容姐也跟着走了出去,关上了門。

本來劝說拉扯自己的几個服务生一下子走了,这让这個醉酒女孩一下子没了着落,看到洛天一個人单独面对自己,还色眯眯的,女孩突然有点害怕起來。

“你是谁,想干什麽?”女孩迷瞪的看着洛天,有些警惕,不由自主的把双手护在胸前,缩在沙發上。

“嘿,小妹妹不要害怕,大哥哥没有恶意的,你不是找男人嗎,我就是你要的男人,而且功夫超好,來吧,保证让你很舒服的!”

洛天笑容裡带着邪恶,开始脱衣服,而且脱的很快。

夏天,衣服穿的衣服本來就少,洛天只穿了一件黑体恤,一件牛仔裤,不到三秒,刷刷刷,这货竟然都脱了下來,只剩下一個紧身的内裤,男人的特征很明显,鼓鼓囊囊的一大包,清晰的显露出那可怕的轮廓,身体很强壮,肌肉很發达,充满着暴發力,一看就是具有很强的侵略性的型男。

第3章我就是你的客人

“啊,混蛋,不要过來,不要碰我,敢动我,我杀了你!”

女孩看到洛天要玩真的,顿時害怕了,这個家伙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樣,两只大手直接向自己的胸部抓來,顿時酒吓醒了一半,尖叫起來,脸上充满了惊恐。

“王八蛋,再敢动一步,信不信我杀了你,你知道我是谁嗎,我 - ”

女孩真的吓坏了,又抓又咬,却是被洛天轻松的制住了,把她的双手按在沙發上,笑眯眯的望着她,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。

“我不管你是谁,現在我可是你的客人,我当然好好的爲你服务了,你就是報警我也不怕,嘿嘿!”洛天咧嘴笑着凑起大嘴就向女孩的脸上拱去。

“啊,不,我不要了,求你放过我,呜呜!”女孩真的害怕了,硬的不行,只好來软的,开始求饶,还哭了起來。

“真的不要了?”洛天停了下來問道。

“不要了,求求你!”女孩可怜巴巴的说着,心里紧张要命,那点酒精早随惊吓和冷汗流了出來。

“好吧!”

洛天点点头,有些不舍的放开女孩那柔若无骨的小手,刚才的感覺真爽,其实如果女孩真的强硬起來,洛天还真的没有办法,他不可能真的上了這個丫头,尽管很诱惑人。

“王八蛋,让你欺负我!”女孩一解放出來,像只小狮子一樣,扑在洛天的身上张開小嘴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“臭丫头,你属狗的啊,让你咬!”洛天伸出巴掌重重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,女孩吃疼啊的一声叫了起來。

“看來刚才收拾的你还不够啊,再來,這次要來真的了!”洛天作势用力一把把她抱起來扔在沙發上,又扑了过去。

“好好,你赢了!”女孩双手挡在胸前,恨声說道。

“嘿,這还差不多,把這個喝了!”洛天一指桌上的水杯。

“哼!”女孩狠狠的白了一眼洛天,拿起水杯一饮而尽,而後看向洛天,不由的一呆,這小子不知道什麽時候把衣服穿上了,這也忒快了吧。

“容姐,要不要冲进去制止他,我怕会出事啊!”

門外面,那個大堂经理听到裡面的叫声,喉结滚动了一下,那是又妒忌又羡慕啊,靠,這個办法我也会啊,而且还是熟练工呢。

“再等等!”

容姐双臂抱肩,站在那裡,镇定自若,她不知道洛天用的什麽办法,不过這小子的办法肯定不是好办法,但是她莫名的相信洛天,应该不会乱來。

“还等,再等都完事了!”

经理心裡暗想,却是不敢說出來,毕竟容姐在這裡有不容人怀疑的权威。

“唉,早知道如此,咱哥們也這樣了,一颗好白菜啊,水灵灵的,身材火辣,还漂亮,只可惜让這新來的小子给拱了!”門口站着的几個服务生心裡同樣的懊恼不已。

十分钟後,包厢的門來了,洛天满面春风的从裡面走了出來,後面跟着那個怯生生的小丫头,脸有些紅,低着头,一副乖的小媳妇一樣,酒已经醒了,其实她本來也没有喝多少,而是借酒發疯而已。

“容姐,搞定了!”

洛天冲容姐一笑,顿時引來那個经理和几個服务生的白眼,這有什麽显摆的,哥們也一樣搞定,只不过被搞定的這個女孩這麽乖巧,不哭不闹,难道這小子那方面的能力這麽强麽?彻底征服了她?這些人心裡倒是有些奇怪。

容姐疑惑的看了洛天一眼!”好了,都回去做事吧!”容姐挥手把经理还有服务生都赶走了,這才转过头來看向這個女孩。

“小妹妹,你叫什麽名子,是什麽人,怎麽喝這麽多的酒,這种场合是很危险的,知道嗎?”容姐语重心肠的劝导。

女孩摇晃了一下还有点昏沉的小脑袋:“容姐,我叫兰兰”

“哦,你知道我?!”容姐一愣。

 “不知道,是他告诉我的!”

這個叫兰兰的女孩葱指一指洛天,洛天笑着点点头:“容姐,她現在没有地方住,要不让她住你哪裡哦,实在不行,让她跟着我也行,只不过我住地下室,床有点小,但是挤挤的话 - ” 

“大坏蛋,我才不跟你住一块!”這個叫兰兰的小姑娘不由的跳起來叫道。

“行了!”容姐一瞪洛天,还地下室能挤得開,怎麽挤,挤床上啊!

看了一眼這個兰兰!”兰兰是吧,這樣吧,我這裡有房间,供客人休息用的,你酒劲还没过去,先休息一下,等晚上下班再說好吧!”

“好,谢谢容姐!”兰兰很開心的点头,脑袋确实有点發涨,很想睡一会。

“你随我來办公室!”安顿好兰兰,容姐扭过头对洛天瞪了一眼。

以“是!”正嬉皮笑脸的洛天脸色一正,立馬应了一声。

......

容姐的办公室是黑色调爲主,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息,让人进來後,就有一种局促感。

“來,坐吧,說吧,你到底是什麽人?真的想应聘保安?”

容姐给洛天倒了一杯水,收了一下旗袍,双腿并拢,望着洛天,认真的問道,短短的一会兒,洛天帮助她处理了两件棘手的事,让容姐对洛天印象不错。

尽管洛天看上去有些桀骜不驯的模樣,不过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是极爲尊重,容姐不知道是不是错覺,她从洛天的眼神之中,看到了深深的关心。

华为nova 4星耀版宣布 P30 Pro渲染图曝光!

  • 他当了26年太子,中风瘫痪1年,得知父皇驾崩却当场站了起来
  • 库克9点突然发文,与iPhone“灵魂”相关,苹果呼唤造风者
  • 亚马逊创始人离婚前购了多少房产
  • 中美两国历年GDP总量占比!超越美国还需要多久?
  • 新滋补时代,你离一瓶好燕窝有多远?
  • 搞笑GIF:最幸福的工作了,没有之一
  • 梦幻西游:70级第一神装,掀起70级腰带书价格上涨,20万上架瞬秒
  • 宝宝打嗝不止?那是妈妈少做了这几步
  • 国家电影局近日印发《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