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戏荷花87期|| 夜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夜行



 我找了一个天黑下来的时候,静静地洗着海魂衫,放弃了洗衣机,一点一点地洗,脖子胸部腋部正面反面,肥皂泡沫不够过瘾,再抹一抹。清洗了四次,闻一闻,是好闻的清水味道了,于是再摸黑晾到阳台上,下面用几个盆子接住滴下来的水,我听着水滴声。



我找了一个天黑下来的时候,静静地擦着地面,这样,我充分地触摸到了每一处地面,充分地抹掉了抹布上的每一根头发每一块固体渣子,也许,人体的两千多个视觉会逐步被我唤起,更多的触觉会被我接回。巴黎的香水大师,在一个人走过时,他能知道他的香水里有哪十几种配品,比例是多少,而他,往往读的书并不多。



我找了一个天黑下来的时候,打着以上的字,放弃了以前觉得简便的手机,和它接触的时间太多,容易被它奴隶,曾经有一段时间进行所谓的“闭关”,一天只接一接电话,看一眼必要时,真的觉得天地之静之庄严。



找一个天黑下来的时候,避开人为的光亮,善意地做一点什么,想一点什么,知识教育不会缺乏,可是,视觉触觉会逐渐远离,可以跟人无戒备地交谈,可以给之一个拥抱,可以做点节省节约而且可以想入非非的家务活花草活手工活,找若干个天黑下来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