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研,让我成为了全朋友圈最失败的人


文 /  程 铭



“闪现港中深,三天15顿饭+30杯奶茶的social trip…”


 “下班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的Crawley(注:英国城市),一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的星星,好像回到了小时候。”


 “88后一年一亿超级演说家冠军/90后资产过亿国际联合国小姐冠军/93后明星导师畅销书作者/96后西点军校指挥官,欢迎加入美女总裁群,群里分享相关收获!”


滑了几下屏幕,我毫不犹豫的退出朋友圈。或者说,逃离了他们五彩缤纷,喧嚣恣意的生活。

今天是我考完研的第十七天。在绷紧了一年的状态松懈下来后,伴随着阵痛一般的空虚和对未来的恐惧,以及一点点希冀。像经历了考场上翻小抄时极速飙升的肾上腺素带来的感觉,恐惧且兴奋。


而这种感觉在每一次浏览社交软件时,都达到了极值。


初中时那个坐我旁边的女生,课堂回答问题永远低着头嗫嚅,不敢看老师。数学照例考完一次哭一次,被同学欺负霸凌也只自己默默流眼泪。她读完二本进了一家本地券商营业部网点,聚会上侃侃而谈资管新规以及过去十年各项资产的收益率


高中时跟我一起体育课偷偷去洗头发,吹头发,喝奶茶的白富美,周游欧洲的过程里读完LSE(伦敦政经学院)留在了当地的德勤。


大学里一个矮矮瘦小,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,永远把毛主席语录挂在口边,让我怀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穿越过来。白天黑夜都在召唤师峡谷超神他,吊车尾混了个保研名额后现在在一985实验平台直博


而我,在坚守了几年GPA(grade point average平均绩点)第一后,最后却决定放弃了一个,据说是掌控二十一世纪的生物技术专业的保研,考一个知乎上据说很能挣钱的北大金融硕士。


考没考上不知道,长了二十斤肉倒是真的。于是这二十斤肉成了家里所有有关于我矛盾的导火索。我现在只能每天跑步健身来消减这二十斤肉。哪怕这是我辛苦一年的唯一证明。


而回到现在,一年没有打开社交工具的我,彻底被大家闪耀的新生活闪的睁不开眼。原来在我埋头做题背书腰酸背痛的间隙里,所有人都前进了这么多。


有的人留学了,在我不用谷歌翻译就不知道名字的街道上,拍下Thanksgiving Day的烟火。


有的人工作了,一边骂领导解气一边在勤恳出差办公后,拿到了不菲的年终奖。


有的人走进了实验室,三句不离SCI),兢兢业业的研究转基因水稻的抗性。


就连我曾经嗤之以鼻,不赞同她做微商的朋友小鱼,也开展了自己的付费社群和知识星球。一面刷屏开展微商事业仿佛蒸蒸日上,一面给入行新人开展咨询业务。把我看的一愣一愣,或许是我真的离开社交太久。


我想我是有羡慕的情绪在的,尽管带着一点微妙的不平衡。


我仍然羡慕他们在向前走,走入了我从未涉足的领域与世界,而我却像鬼打墙一样,永远停在了导数与极限,十九大与基本矛盾的循环里。不仅逐渐远离与同龄人沟通交流的社交网,也不知自己的前路何方。


我有时在想,我算不算是一手好牌打的稀烂的典型代表呢?我只是想去个更好的学校而已啊。我所付出的每一分努力每一点进步,如果没有结果,又有谁可以验证呢?会有回报吗?


生活内容是静止的,但是时间却不静止不回头。


前天来串门的我姑姑问我有没有考虑过失败该怎么做呢?不想提太多的我又陷入了一场唠叨。无非是说我应该靠自己挣钱了。是啊,在任何年代,啃老总是羞耻的。


可我一个刚忙出实验室的大学生,没有任何核心技能,不会编程,没有高情商和巧舌如簧的本事,没有实习经历。我又能干什么呢?


哪怕是销售这样的无门槛行业,脾气倔性格不合群的我难道又能做好吗?难道我从小学双百奋斗到大学GPA第一,最后是为了干个没有学历门槛的工作吗?


那我何不早早进入社会磨炼呢?或是靠着爸妈几层裙带关系进一个老国企的可有可无部门端茶送水?那我这十六年求学的光阴与起早贪黑的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,又把我塑造成了什么呢?


我陷入了终日的困惑与沉思,最终我给我自己的答案还是考上研与挣钱的能力。


为了掩盖自己看似“失败”的结果,我尝试了很多赚钱的方法来说服自己和家人我并不是一事无成,我不是被社会淘汰的那一个。


跟着视频学一些小手工。在贴吧咸鱼宣传兜售自己做的滴胶手机壳。捡起来一年没玩的英雄联盟看比赛看教程去当白银代练。翻出来高中物理笔记贴出来600多分的四六级证书去当线上讲师。一边自学Python(编程语言)和报名CFA(特许金融分析师)的考试……


似乎忙碌起来才有了努力的凭据,有了靠自己的进账才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废柴……所有挣钱途径后我只看到了两个字――卑微。


考研,出国,就业,这或许是每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,面对三岔路口时都会做出的选择,以及都会面临的犹豫与焦灼。但是我没想到选了一条看似没错的路,却让我从表面上成为了最失败的人。


社交平台藏匿起自己的印记,唯恐别人问我现在在哪里读书或者工作。鸡汤喝了再多,仍改变不了啃老的现状,而我并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。


各种创业求学群里的焦虑情绪一如既往的蔓延,从就业的不景气到录取的紧缩。我并不想成为被割取智商税的韭菜。只是眼看着有的人无所事事,有的人却在为下一步忙碌。


群里认识的一个女生,几天前分享了代码跑数据的咸鱼链接。一个研友也开始了雅思的准备。


考研结果对于个人来说或许只有零一分布,但是除了这个结果之外,还有很多可以提升自己的空间与途径。


我曾给自己一个机会,给自己几个月的时间,来实现自己的一个梦想。也许最终没有实现,也许这个决定让我现在看上去是同龄人中最失败的,让我的生活乏善可陈。


但是我相信,在这个过程中培养的专注力,持之以恒的决心、忍耐寂寞抗干扰的阈值,却会像基金定投一样持续存在且有收益。


每一个决定与投入,都像煽动的蝴蝶翅膀,而我在等待着海啸来临。

 



 

作者简介:

 程铭,95年女生,211大学本科毕业,辞职和朋友自主创业中。热爱写作,手工,爬山,旅行与古琴。期待与大家的相遇!